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
现在位置:首页> 文苑
面对曾经的背叛,我是否该选择原谅
作者:乔静涛 日期:2019-06-05 出处:生活晨报


  讲述人:庞庆霞,63岁
  本期主持:乔静涛
  父母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孩子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相处得非常融洽。小时候,因为家里穷,我们俩不止一次地商量决定,将来一定要一起孝顺父母,我包吃、妹妹包穿??墒?,我结婚不久,妹妹就插足了我的婚姻。我离婚,妹妹嫁给了我的前夫。从那之后,我和妹妹再无交集。
  
  带着他去见妹妹
    我比妹妹大3岁,小时候,妹妹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玩。那时,因粮食供应有限,我们便彼此照顾,总是互相谦让:“我吃饱了,你多吃点?!?br />     在那个年代,父母算是思想比较进步的,尽管收入不多,却一直支持我们上学,直到我们高中毕业。
    1975年,我高中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上班,同我进入一家单位的还有隔壁班的小朱。
    在学校时,因为不在一个班,我和小朱从未说过话。到一家单位后,由于是校友,两家距离又很近,我们俩很快就熟络了起来,并经常结伴上下班。那会儿,他早晨从家出门后,路过我们家巷子口时,就会等我一起上班。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,有了烦心事,也会相互开导。
    1976年3月6日是我的生日,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,小朱提出要和我交往。听了他的表白,我害羞地逃离了现场。其实,我早已对他产生了爱慕之心,只是不好意思表白。跑出一段路后,我激动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了些。于是,我放慢了速度,等着小朱。待他跑到我身边时,我点头同意和他交往。小朱高兴坏了,一把抱起我,转了好几圈。
    那天晚上,我兴奋地把我和小朱的事讲给妹妹听。妹妹非常羡慕,还迫不及待想要认识未来的姐夫。第二天,我就带着小朱见了妹妹。初见小朱,妹妹就悄悄在我耳边说:“姐,你太有福气了?!蔽液芨咝?,觉得妹妹认可了他。
    后来,我又带小朱见了我父母。之后,小朱几乎每天下班都要去我们家坐坐。每次到我家,我都会去厨房给他准备好吃的,让妹妹陪他聊天。我在厨房忙着的时候,总能听到他和妹妹的笑声。那时,我觉得我找了一个家里人都喜欢的人,暗自欢喜。
  亲手送上独处机会
    一年后,妹妹高中毕业了,我和小朱也在亲戚、朋友的祝福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我从家里搬出去,住进了新房中。
    我的新房就在妹妹单位对面。为了让妹妹有个午休的地方,我特意把新房的备用钥匙给了妹妹。
    当时的我万万没想到,就是这把从我手中给出的钥匙,葬送了自己的婚姻。
    新婚后那几个月,妹妹不好意思来我家,还总说要把钥匙还给我。我数落了她好几次,她才勉强又收下。1979年,我生下女儿酸酸。这时,我给妹妹的那把钥匙发挥了作用。因为小朱工作忙,婆婆又生病,妹妹每天一下班就会来我家照顾我和酸酸。洗尿布、做饭的事,妹妹一肩挑。那时,我觉得,有个这样体贴的妹妹真是自己的福气。
    没过多久,小朱的岗位上来了新人,分担了他的一些工作,他也有时间照顾我和酸酸了。于是,他和妹妹便成了“工友”,两人每天商量“分工”。有时候,一个人的活干完了,就去帮另一个人干活。那会儿,我还天真地认为,这两个我最爱的人相处得这样融洽,也是我的福分。
    一开始,他俩分工干活时,效率非常高,堆了一天的尿布,很快就洗完了??傻搅撕罄?,他俩的效率越来越低了,两个人在一块儿待的时间也越来越久。我心有疑惑,但听到妹妹总抱怨“孩子大了,尿渍洗起来要比原来费劲很多”,便又放心了。
  妹妹请我让出丈夫
    1980年正月初二,我们一家三口回娘家过年。吃完团圆饭,把酸酸哄睡着后,我和父母便被妹妹叫回了餐桌旁,她说要宣布一件大事。我还和妹妹开玩笑,说她神秘的样子很像只狐狸。
    于是,我和父母都坐好,面带微笑等待妹妹宣布她的大事。没想到的是,妹妹的大事,对我来说就如晴天霹雳——妹妹跪在我面前,请求我把小朱让给她。
    我崩溃了。那一句话带来的信息量太大,冲击得我头疼。我哭着冲出了家门,躲在小时候躲避父亲打的角落中。在那个属于自己的安全角落里,我流着泪,回想着妹妹和小朱的每一次交集,我渐渐发现,其实他们之间早已有了异常,可我只将那当成是亲人间的互动。我怪自己太信任他俩,怪自己没把那些信号当成危险,怪他俩的情不自禁……
    一个人在那个角落里待了好久,我突然想起了还在熟睡的酸酸。我发疯般地冲回娘家,打开门,看到酸酸已经醒了,坐在母亲的怀里玩耍。母亲则一脸严肃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小朱和妹妹。
    看到我回来,妹妹拉着我的裤腿说:“姐,我对小朱是一见钟情,在见他第一面时就喜欢上了他。我知道他是姐夫不能逾越,但谁又能管得住自己的心呢?”
    妹妹的话,让我觉得恶心。我看了小朱一眼,只见他一直低着头,不说话,也不看我。但我知道,他的反应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,他要和我离婚。
    我难过不已,甩开妹妹的手,抱着酸酸回到了自己的家。那晚,我一夜未合眼,等着小朱回来和我解释??尚≈烀挥谢乩?,父母来了。他们告诉我,妹妹拿着行李离家出走了。我赶忙打开衣柜,发现小朱的衣服也不见了。我这才知道,他们早已计划好了,如果我和小朱离婚不成,他们就私奔。
    我彻底崩溃了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我颓废了整整一周,母亲也陪着我哭了整整一周,眼睛都哭肿了。后来,我带着酸酸搬回娘家,和父母一起生活。
   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单位,同事劝我“要想开”“那样的男人不值得爱”“你就当没那个妹妹”……可我知道,他们私下里都在嘲笑我的无能和大意。我在单位待不下去了,就出来做起了小生意。
    过了两年,小朱回来和我办理了离婚手续。那时,我的心态已经非常平静了。
  再见妹妹,我该原谅吗
    离婚后,我带着酸酸搬出了父母家,单独生活。没过多久,我就听说小朱和妹妹结婚了。此后多年,我和妹妹都没有交集。
    直到今年4月份,父亲被查出患了肺癌。住院做手术前,父亲小声对我说,他想见我妹妹,怕以后再无机会。要知道,自从妹妹和小朱私奔后,父母从来不在我面前提他俩,这一次也是迫于无奈。因此,我嘴上抱怨着“你见她有啥用,当心被她害了”,心里却非常心疼父亲。于是,我托朋友打听到妹妹的电话,找人把父亲病重并希望她回来探望的消息告诉了她。
    第二天,妹妹就赶了回来。趴在父亲的床头,妹妹哭了,她说,她其实很早就想回来了,只是怕我们不原谅她,一直不敢回来。原来,她和小朱结婚5年后,小朱就被别的女人抢走了。她一个人在广州生活了30多年,非常想家。她请求父母能原谅她,想回来好好孝敬父母。父母流着泪听完妹妹的诉说,然后扭头看我的反应。我知道他们希望我能原谅她,但我真的做不到??晌乙膊蝗绦娜盟且恢惫侨夥掷?。我没表态,默默地离开了医院。
    后来,妹妹天天去医院照顾父亲,直到父亲做完手术,出院回家。我则总是在给父亲打电话确认她离开后才去医院。
    前不久,母亲再一次问我是否能让她留下,我依旧没有回答。我觉得我有能力照顾父母,她在不在都无所谓。更重要的是,她的自私,带给我和酸酸无尽的痛苦。尤其想到酸酸小时候经常问我,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,就她没有时的心酸,我更无法原谅她的所作所为。但是,我又不忍心让父母在80多岁的时候,再一次面临骨肉分离的痛苦。一面是年迈的父母,一面是多年的痛苦,我不知该如何选择……

上一篇:扇子饼一扇解千愁 下一篇:省委老干部局在阳泉开展党日活动

[1]

生活晨报网 http://www.sxkwfs.com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: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:14082029
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:(总)网出证(晋)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:0351-7117116
新闻热线:0351-7117118 广告/发行热线:7117000/7117042 新闻监督:7117116 投递质量:11185
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.0以上,Netscape 6.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
举报暴恐音视频  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北京pk10计划